关于青铜器的唯美的句子

编辑:网络 2020-09-21
浏览:724
文章简介:

青铜器调研报告

一青铜器的简介:

流行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秦汉时代,以商周器物最为精美。最初出现的是小型工具或饰物。夏代始有青铜容器和兵器。商中期,青铜器品种已很丰富,并出现了铭文和精细的花纹。商晚期至西周早期,是青铜器发展的鼎盛时期,器型多种多样,浑厚凝重,铭文逐渐加长,花纹繁褥富丽。

二.青铜器的发展:

一般把中国青铜器文化的发展划分为三大阶段,即形成期、鼎盛时期和转变期。形成期:距今4800-4000年,相当于尧舜禹传说时代。古文献上纪载当时人们已开始冶铸青铜器。黄河、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龙山时代遗址里,经考古发掘,在几十处遗址里发现了青铜器制品。

鼎盛期:鼎盛期即中国青铜器时代,包括夏、商、西周、春秋及战国早期,延续时间约一千六百余年。这个时期的青铜器主要分为礼乐器、兵器及杂器。乐器也主要用在宗庙祭祀活动中。

转变时期:转变时期一般指战国末年至秦汉末年这一时期。传统的礼仪制度已彻底瓦解,铁制品已广泛使用。到了东汉末年,陶瓷器得到较大发展,把日用青铜器皿进一步从生活中排挤出去。至于兵器,工具等方面,这时铁器早已占了主导地位。隋唐时期的铜器主要是各类精美的铜镜,一般均有各种铭文。自此以后,青铜器除了铜镜外,可以说不再有什么发展了。

三.青铜器的特征:

从纹饰上看,兽面纹的变化的形式“环柱角形、牛角形、外卷角形、羊角形、内卷角形、曲折角形、双龙角形、长颈鹿角形、虎头形、熊头形兽面纹”等纹饰,而在西周中后期形成了西周时期特有的纹饰特征,如,西周中后期,主要流行环带纹、窃曲纹、重环纹、垂鳞纹、波曲纹、凤鸟纹、瓦纹等,另外,还出现了许多无纹饰的素器,在这些素器当中有的也有饰几道纹的。西周时期的青铜器,有时候用雷纹为地,这实际上是延续了青铜器礼器化的进程,可以想象以雷纹为地的青铜器上存在的各种纹饰多是天上的神灵,或是能上天入地的神物,因为,它可以在云雷纹之上生活。西周时期许多青铜器上的纹饰,在布局方法上还出现了几种纹饰并存的局面。有的上面饰窃曲纹、中间为三角纹和窃曲纹、腹部为凤鸟纹或龙纹、圈足是窃曲纹,十分复杂,在手法上,主

要采用虚实、纵横、疏密等排比方法,

使图案变化丰富多彩,但是对称性很强。

另外,西周时期纹饰的特点还有一点,

这就是主次纹饰的应用,即在西周时期

青铜器上的纹饰一般都有几种,但只有

一种纹饰是主体,其特点很明显,一般

都占据着显著的位置,且面积很大。青铜器纹饰绚丽多姿,复杂多样,而最具代表性的最能体现出纹饰的变异思潮的图案就是兽面纹。

作为衬底的几何形纹:几何形纹是青铜器上最早出现的纹饰,在夏代时的青铜器上就已经

出现简单的几何形纹饰,到商代早期,特别是二里岗上层时期

几何形纹饰更得到了飞跃发展。

商代早期的几何形纹,主要有以下几类:

弦纹:商早期青铜器上颇为盛行的几何纹之一。为一道或多道凸起的直或横

甚至斜的线条。多饰于铜器颈部、腰部和圈足,有的以“人”字形或“×”

形饰于鬲的袋足上,但在多数情况下仍是作为边框而出现。

圆圈纹:其变化很多,常见的有以下几种。

连珠纹以空心的小圆圈呈带状排列,所以又

称圈带纹或称连珠纹。有的是以一排或数排

连珠纹作为铜器上的主纹,但多数是施于主

体纹饰的上下作边框性纹饰。

圈点纹在小圆圈中心突出一圆点,多施于主

体纹饰的上下作边框性纹饰。

乳丁纹圆圈内是新作乳突状,多横向或纵

向排列成带状。常见在铜斝腹部施以一、

两排乳丁纹作为主体纹饰,也有在方鼎的

四壁两侧和下部施以成排的乳丁纹。

云雷纹最早出现于新时期时代晚期的陶器上,它的构图应源

于对水的漩涡型流转的模拟。一般将圆转的回旋线条构成的

称云纹或卷云纹,将方折角的回旋线条构成的称云雷纹。实

施上两者的区分并不是很严格,有的成半圆半方,有的圆、

方兼用。所以,现在多讲两者统称为云雷纹。商代早期的青

铜器上的云雷纹已经流行,常见的构图形式有横S形、斜

角形和目云形等。

冏纹:装饰特点是在圆形且略微凸起

的弧面上,沿边施有四道到八道不等

的旋转状弧线,中央有一圆圈。现有的称为火纹,还有的称为涡纹。

冏纹最早出现在二里头文化期铜斝的腹部,只是图形比较原始,只有

圆形,尚未出现旋转状的弧线,到商代早期,冏纹已较为普遍,在一

些斝的腹部、柱上都施有冏纹。

四.青铜器在现在设计中的应用

青铜器纹饰,是古人留下的宝贵传统纹样,可以古为今用,在当今的某些实用的工艺品和出口产品包装中酌情利用,能使这些产品更富于民族性,也更具有东方古国的风韵。

利用传统图案设计完美的包装作品的例子比比皆是,尤其应用在一些传统老字号商品及特色的商品的包装上。常用作主体图案、边框或图标图案。比如白酒的包装,如图(1)所示,“玉径龙溪”酒包装袋,以汉代四神中青龙的图案为背景,结合文字上下的汉龙纹以及二方连续的龙纹边饰,恰到好处地揭示出该酒的文化内涵。图(2)所示乌龙酒的包装纸盒展开图,在四面上方,均匀分布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以青铜器中的兽面作为二方连续的边饰图案,配合适合的书法体,使得这款酒包装洋溢着浓郁的民族风情。再如津酒的包装,整个包装以凤纹为主要图案,结合现代的白底里花设计,成为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完美典范。图

(3)所示药品包装,边饰以饕餮纹装饰,以传达中药的历史长久与良好的疗效。方胜盘长图案已成功地运用到中国联通的公司标志以及其各类包装中去了,其迂回往复的线条象征着现代通信网络,寓意着信息社会中联通公司的通信事业井然有序,而又信达畅通。同时也象征着联通公司的事业无以穷尽,日久天长。倍受瞩目的北京’2008奥林匹克申办标志,整体结构也是取自中国传统图案“盘长”,籍以祝福北京申奥成功及’2008年奥运会吉祥如意。

中国传统图案种类繁多,数量巨大,凝聚着先人的聪明与智慧。每一个包装设计人员,都应当认真考虑,如何充分利用如此丰富与优秀的历史资源,设计出现代与传统相结合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秀包装。

鄂尔多斯式青铜器

独具特色的草原文化———鄂尔多斯式青铜器,起源于鄂尔多斯(今伊克昭盟)及临近的地区。它是我国北方草原文化的代表性器物,有着种类繁多的装饰品和日常生活的实用品。尤以优美造型的动物纹为装饰的铜器驰名世界。如带扣和动物纹饰牌,在鄂尔多斯至西伯利亚广大地区常有出土。解放前,在欧美曾以收集这类艺术品为荣,因此使这类珍贵青铜器大量流散到国外,被各国博物馆或私人所收藏。

根据考古发现,这类铜器在商代早期就有发现,主要有铜质的刀、锥、镞等。后来发展有了短剑、匕、斧及生活器皿、匙等。西周时期这类铜器有了较大的变化,出现了以联珠铜饰为代表的小件装饰品。这类青铜器达到鼎盛时期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后来,由于铁器的逐渐出现,慢慢取代了此类青铜器制品。

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以各种动物纹为装饰品的器物,是鄂尔多斯式青铜器中具有典型特征的艺术品,被人们称为“鄂尔多斯式动物纹”。这种动物纹早期多以圆雕的艺术手法表现动物的头部,有鹿、龙、羊、蛇等,造型比较简单,基本装饰在短剑、刀、匕的柄首部。后来又有了马、鸟和其他的兽类。造型不同程度又有了发展,出现了伫立形动物形象。

春秋时期,动物纹类型种类增多,以鸟或双鸟装饰在短剑或刀的柄首。腰带的装饰盛行图案化的双鸟。

战国时期的动物纹,出现了繁荣发展的局面。动物纹的种类非常之多,艺术造型复杂多变,造型精致的动物咬斗纹,是动物纹中具有较高水平的作品。有虎咬羊,如战国时期虎咬羊纹铜饰牌,长83厘米。动物咬斗形,实际上是群兽形的变种,发现的有限,但引人注目。主要是表现动物相互咬斗的场面,其中以猛兽捕咬家畜为多见。还有马、牛及虎鹰搏斗和狼背鹿等多种。这些图案,多为浮雕,装饰在饰牌之上。这些艺术品,生动、逼真,以写实为主。从艺术构思到制作艺术,都达到了娴熟的程度。

这类铜器的动物纹以鸟、羊、蛇和虎等纹最具有时代特征,变化比较有规律。

鸟纹以头的造型为主,特征是尖嘴、圆眼仅具轮廓,后变尖喙内勾,略成环状,多为单个,由相对双鸟头装饰在短剑柄首的“触角式”,进一步发展成“变形触角式”。有的在动物纹上还衬以成排的鸟头纹,鸟头纹变出喙部,身变成“S”形图案。

蛇纹开始为龙首蛇身,后来,龙首消失,以弯曲的蛇纹为主,又出现了变种,如长方点状纹、叶脉纹、波浪折线纹等。后来长方形几何纹饰牌中又以写实蛇纹为主。

山羊纹装饰在刀柄首上,角呈环状,位于羊头顶部,后角又向后延伸至颈后或背上。

虎形在春秋时期出现,早期的虎形与龙纹相似,明显看出受到中原文化的影响。虎爪呈钩状,战国呈环状。后来向写实方向发展。

动物纹形大致有鸟纹、兽头形、伫立形、蹲踞形、弯曲形、群兽形、咬斗形和人与动物结合形。这类青铜器造型别致,内涵丰富,显示了鄂尔多斯式青铜器的独特风格。具有浓郁的民族特点和地方特色,它丰富了我国古代的文化宝库,是我国悠久历史中光辉灿烂的一个组成部分。

浅谈青铜器分类及应用

来源:《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05期

摘要:青铜器分类是必要的,分类时应遵循三个原则,分类的方法主要有七种,在实际

分类时,要按检索、收藏、保护、宣传、研究的实际需要,按一定标准,采用具体的分类方法。赤峰博物馆的“古韵青铜”展厅布展青铜器时,或多或少用到了这七大分类法。博物馆文物的展出既要突出它的主题,又要在陈列艺术风格的完整统一下体现多样性和感染力,自然不能单一使用一种分类法。

关键词:明清时期;盐商;扬州文化

目前学术界已开始更多地关注长江流域的青铜文明,南方青铜器研究也因此成为探索长江流域青铜文明的基础。但长期以来学术界对南方青铜器的年代问题的认识却一直存在着分歧,其原因不仅在于南方铜器多缺乏地层关系或共存陶器、铜器多不带铭文、铜器本身因具有地方性而不能直接与中原铜器进行比较等,更重要的还在于研究者所采用的不同的研究方法和视角。比如有的学者主要就各个铜器群进行个案研究,强调共出的陶器在铜器年代研究中的作用,而有的则是将南方出土的青铜器作广泛的比较;有的学者在将南方铜器同中原青铜器进行对比时注重铜器组合和器物整体风格的比较,有的则注重一类器物或铜器上一类特征的比较。此外,有的学者相信南北方具有相同或相近风格的铜器年代相近,有的则认为南方铜器在年代上存在着滞后。

在这些不同的研究方法和视角中,哪些更具有合理性,或者说我们在进行南方青铜器的断代研究时应当首先考虑些什么问题呢?

首先应考虑的问题是我们应在什么样的范围内入手进行断代研究。南方青铜器的出土范围广,相互间的年代和文化面貌差距大,所以在没有一个明确的断代标尺以前,我们不宜将这些铜器进行泛泛的比较,更要避免在以一群铜器去说明另一群铜器的年代时陷入一种相互推断的循环论证之中。我认为在没有一个确定的标尺的情况下,应首先对各地出土的铜器进行个案研究,在此基础上才可能进行进一步的横向比较。

但如何来选定个案呢?我认为首先可以成为研究对象的个案至少应具备两个条件,一是铜器群中的铜器自身就含有可用于断代的信息,如其中有的铜器带铭文,或者有的铜器具有比较明显的时代特征。二是铜器群具有较为明确的地层关系和其他共出关系。具备这两个条件的铜器群,如新干、三星堆和屯溪铜器群都是理想的首选研究对象。

而对一个个案进行考察,至少应包括几个步骤。首先是对个案中存在的地层关系和各种共存关系进行研究。比如与新干铜器伴出的有大量吴城文化的陶器,三星堆铜器不仅具有比较清楚的地层关系,并且出自一个时代明确的遗址。这些都是确定铜器的年代下限和进行铜器断代的重要依据。其次是对青铜器本身加以考察。考察时,我认为铜器的组合关系更能体现时代的特点,相对于器形和纹饰而言更为重要。同样地,一组铜器在器形和纹饰上的整体风格比某些单件铜器的风格更为重要,而一件铜器的总体特点又比铜器上的局部特点重要。一些南方铜器上的局部的地方特点所含有的可供断代用的信息并不多,依靠这类特点来推断各地出土铜器的年代的方法是缺乏有效性的。第三是可以就一些个案中的重要器类进行专门研究。但这种研究常常超出了个案的范围,如对长江流域出土的铙、尊和卣的分析等。这类研究有助于说明这些器类的发展演变和南方各地青铜器之间的关系,但仅是对个案研究的重要补充,而不应成为整个南方铜器断代研究的基础。最后,我们还需要将南方青铜器与中原出土的相关青铜器进行比较。

接下来的问题是南方青铜器与中原铜器进行的比较研究。考虑到南方青铜器自身缺乏一个有效的断代标尺、出土单位的年代和铜器本身的年代可能存在差距、以及同一个单位中出土铜器的年代可能也不完全相同等因素,对南方青铜器进行断代研究还需要利用中原青铜器年代学研究的成果。

要进行这种对比研究并要确保对比的有效性,首先就得确定什么类型的铜器是具有可比性的,这就涉及到要将南方青铜器从文化属性上加以界定、以及如何进行界定的问题。一般情况下,南方出土的青铜器大概有两种类型,一是中原型,主要指那些在中原地区铸造后流入南方地区,或者是器形、纹饰和铸造技术等均与中原铜器相同的器物;二是地方型铜器,主要指那些在上述方面与中原铜器有所不同的器物,它们或者是在当地铸造的,或者是用中原铜器改造而成的。地方型铜器的情况比较复杂,若加以归纳总结,那么大概会有以下几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只见于一个地区并在该地区具有普遍性的铜器,比如三星堆的青铜人像,它们不见于其他地区,而在三星堆也不只是个例,就属于地方型铜器。第二种情况是那些有可能起源于当地的铜器,比如新干的扁足鼎和长江中下游出土的铜铙,它们也属于地方型铜器。第三种情况是如果铜器具有某种特点,这种特点与中原铜器相比具有特殊性,并且在当地也具有普遍性,那么凡带这一特点的器物就可以归为地方型铜器。比如新干带燕尾纹的铜器,以及长江中下游出土的带蛙纹、蛇纹等的铜器。第四种情况是如果铜器带有某种特点,这种特点尽管在当地不具有普遍性,但如果它与从中原铜器中归纳出的特点完全不相符时,那么带这一特点的器物也就应该是地方型铜器,比如新干的足断面呈半环形的鼎。最后一种情况是与当地的陶器具有相似之处的铜器,比如新干的折肩鬲以及长江下游出土的带棘刺纹的铜器。目前的许多研究还划分出融合型,但一件铜器上的地方特点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方是地方型或融合型,这是很难界定的。

在利用中原铜器的年代标尺进行比较时,对于以上不同类型的铜器对比的有效性是不同的。对于中原型铜器,可直接加以对比。对于中原型和地方型共存的铜器,应首先比较中原型铜器,然后再以此推断共出的地方型铜器。对于具有可比性的地方型铜器,应首先比较器物的组合关系和总体风格,而不是单件的器物或一些局部的特点。在比较一些有可能是起源于当地的铜器时,我们可以参考中原同类器物的年代,但却不能视中原铜器的年代为南方铜器的年代上限。对于那些不具有可比性的地方型铜器,就往往很难直接用中原铜器的年代标尺来推断它们的年代。

在同中原青铜器进行比较时,还需要合理地理解和运用文化传播和文化滞后的理论。我认为,对于那些在中原铸造后又传入南方的中原型铜器,滞后论并不适用。对于那些只见于当地的地方型铜器,因为它们同中原铜器不具有共性,因而很难说是否存在滞后现象。而那些起源于当地的地方型铜器当然更不会滞后于中原的同类器。可见,只有针对那些既与中原铜器具有可比性,同时又不是只见于当地或者是起源于当地的地方型铜器,滞后论才可能有效。但在滞后论适用的范围内,仍有几点需要注意。一是南方铜器滞后的时段不能超出由地层关系和伴出陶器所推定的年代下限;二是铜器组合和铜器群整体风格滞后的可能性要小于某一类器形的滞后;三是在中原型铜器和地方型铜器共出的情况下,地方型铜器滞后的可能性也不大;四是文化滞后和文化的历史沉淀性是有区别的,在具体分析时应对这两种情况加以辨别。

最后一个问题是要注意南方青铜器中存在的一些特殊现象。比如,在南方不同时期的铜器共出的情况比较常见,对此就不能简单地以时代最晚的器物去衡量其余的器物。又比如,一些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有较大距离的南方铜器常带有某种共同的特点,如新干大墓和长沙、资兴的越墓出土的铜器上都带有燕尾纹,新干和长江下游的屯溪、丹阳等地出土鼎形器的足断面都为半环形等。对此我们不能简单得出这些具有部分共同特点但在时空上又明显存在距离的铜器都是同时代器物的结论,而是要看看这些特点之间是否存在联系以及存在什么样的联系。比如燕尾纹,一种可能的解释是这种纹饰在长江流域从商代晚期到春秋一直被用来装饰青铜器。但另一种更为可能的解释是,燕尾纹只是一种简单的几何纹样,它们很可能来源于对南方地区常见的编织物的模仿,作为铜器纹饰它们彼此间可能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只有对这些特殊的现象作出合理的解释,我们才能更好地推定南方青铜器的年代。

标签:唯美,句子,青铜器

上一篇: 关于花季唯美句子_杂志唯美句子

下一篇: 朱自清唯美哲理句子_qq唯美句子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

热门标签

最新更新文章